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抒情散文 >

儿时的回忆

发布日期:20-12-21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抒情散文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力成文学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儿时的回忆

  时光匆匆如流水一般,一转眼,你便悄无声息地走了。当我已过花甲之年时,我才明白,童年、少年、青年、中年已变成过去式。但我还是谢谢你们,尤其是儿时,你所带来的快乐,是无知的快乐,是发自内心的快乐。这种快乐,是现在的我找不回来的。儿时经历的酸甜苦辣咸,它让我明白了很多,也知道了很多。
 
  一位诗人曾说过,“谁会拒绝再体会一次儿时生活。”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失去了,才懂得什么叫珍惜。就我而言,自然不会拒绝。但儿时终究只是回不去的曾经,我要感谢的,正是这回不去的曾经……
 
  儿时,就像一个巨大的收纳箱,收录了我和他人的美好回忆。我的幼年正处于58年大跃进时期和59年至61年三年困难时期。由于出生在少衣缺吃的年代,日子过的非常艰难,那时吃的是大锅饭(集体食堂),每天要携带碗筷到食堂去排队打饭,供应的饭是分等级的,强劳力(年轻力强干重体力的)数量多,质量好点,半劳力(干轻一点活的人),要比强劳力数量少,质量差一点,而丧失劳动能力和无劳动能力的人(老人、残疾人、小孩)数量少,质量也差,基本上是清汤寡水。我每天要靠父母亲省下点稠的充饥和补充营养,经过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使我营养不良,导致面黄肌瘦,体弱多病。
 
  记得一次外奶奶带我出去玩耍,看到集体食堂的人从马车上卸粮食,有几个十一、二岁的小孩将粮食袋子用小刀倒开小洞彺衣兜里装,因为“做偷”心虚,地下撒了一些,他们怕被大人们发现,顾不了撒下的麦子,就溜之大吉。我和外奶奶发现后如获珍宝就马上蹲下拾捡,捡了有一小把,回家后外奶奶马上给我炒熟,让我吃的一粒不剩。有了这次经历后我就经常留神,只要看到食堂卸粮食我就拿上吃饭的小碗拾捡撒落的粮食,用来充填我饥饿的小胃。
 
  学生时期,真是长身体,学知识的黄金时期。小学时期在本村就读,那时条件非常艰苦,但是可以说是无忧无虑,欢乐无比。哪里都是课堂,到处都可以写作业,一根铅笔写到无法抓住还舍不得丢,废电池里黑定是常用的文具。课外时间虽然没有电脑、手机、电动玩具,但玩老鹰捉小鸡、丢沙包、老爷围和尚这些最简单的游戏和欢笑声至今记忆犹新。
 
  在众多游戏活动中我最喜欢的是老爷围和尚,因为老爷围和尚是一项有趣且开发智力的游戏。它似下象棋、围棋活动一样,要有一个似棋盘的“阵地”,有似棋子的“老爷”和“和尚”,两人就可以对弈。但玩老爷围和尚随时可以对弈,席地而坐划个城堡(棋盘),随便找几个石子或羊粪蛋就作为“棋子”。人多时就用“打擂台”的方式,采取淘汰制,有时玩时竟忘记回家吃饭或干父母交代的事情,因此多次受到父母的训斥,至今也难于忘怀。
 
  上初中的求学路更是艰辛。那时我只有12岁,而且属于走读生。学校离家有7里多路,是羊肠小道,不下雨还好,如果遇到雨雪天,因为没有雨具,不是一身水,就是一身泥。冬天御寒条件差,手脚冻的像小馒头一样,到了春天消肿后发痒难忍。中午饭不是干粮就是炒面,夏天口渴喝生水,冬天口渴就吃点雪。虽然求学路上充满了艰难荆棘,但泥泞不堪的乡村路上有我们求学路上的欢乐和嬉笑。
 
  上学时,正处于动乱时期,也就是所谓的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。我们那个偏远的乡村小学、初级中学也难于幸免,当时我们学习的课程只有语文、数学、理化、政治,每天大多数课时是学毛选、背语录、唱红歌。在“知识越多越反动”的影响下,不好好上课,强制参加批斗会,写大字报,加入红小兵、红卫兵,上街游行,荒废了时间,耽误了学业,记得我的启蒙老师李宗密是一个外县人,他知识渊博,上通天文下知地理,让我学到了不少知识,可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学校造反派要我批斗他,虽然我当时还小但我还是懂得尊师爱教的,在批斗会上我是尽量能避则避,难避时也只好做做样子,为此多次受到学校造反派头头的批评。
 
  儿时是自由的,是美好的,也是值得用心珍藏的,不仅拥有快乐,更拥有那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。因为这份回忆,就像是昨天一样,永远都不可能回来……



上一篇:夜的蹈舞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文标题:儿时的回忆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easm.cn/shuqingsanwen/5546.html

力成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