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抒情散文 >

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

发布日期:16-02-29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抒情散文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力成文学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

  初次接触,那猛虎、那蔷薇,一柔一刚,却又交融,让我心中那平静的湖面也存在着柔弱莲花。
 
  昨日,捧着一本安意如的《陌上花开》,沉醉于教室,竟然忘记了要去上课,不过安好,并未遇到不堪的事情。且是初次,有些许文字让我陷入于此不肯出来,细细品尝着那华美的诗句,一如绽放的花般鲜艳,一如明日之花将凋零,或喜或悲。
 
  阅完这本书,安意如的知识渊博不禁让我感到惊讶,通读古书,将古代那些文人墨客、武将奇才的人生经历摸索得清晰明了,然而,那只属于她的文字,亦是优美,或是想象,都呈现出一副行走于江湖傲然正气的样子,如此熟练,充满刚劲之力,却又带着唯美的香气飘散在古代和现实的时光穿梭间。
 
  安意如将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何不相逢未嫁时”背后的故事描绘得淋漓尽致,一位男子与那位已婚女子的爱恋之情,有其因而未得果。原来,爱情只是一场纯属巧合的机遇,如若天真的女子行走在喧闹的大街上,揭开了对面男子脸上的昆仑奴面具后,才发现并不是自己所要找的人,而却是她的爱情载体。
 
  这样一场老天戏弄的姻缘,终不完美,为爱不顾一切的冲动,到头来,却无所谓只是作茧自缚,即使爱了,深爱了,也未能比翼双飞。在我看来,这是很凄惨的事情,回忆成了埋葬你我爱情的墓地,深深的不能出来。
 
  我同情那些本已安然在婚恋中却又曾经移步走出悄然回归的人,她们在已经和未曾的界限中放肆笑过,至少他们遇到了自己在一生兜兜转转在寻找的人,可是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到无情的现实中来。因此,那些所谓的浪漫和悲伤,只是属于他们回忆的收藏品,也许在安然入土的前一刻也是想象着那廊桥上的幸福微笑着离开了。
 
  安意如是富有诗意的,若“何以结相思,双珠玳瑁簪”难以理解,她则用这样一段白话文赋予意义:
 
  在正确的时间,遇见正确的人,是一种幸福;
 
  在正确的时间,遇见错误的人,是一种悲伤;
 
  在错误的时间,遇见正确的人,是一种无奈;
 
  在错误的时间,遇见错误的人,是一种折磨。
 
  原来,幸福只是占了四分之一的概率,是不是滚滚红尘中,依然有四分之三的人在悲伤、无奈和受尽折磨?但愿,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收藏于回忆的是正确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和事件。
 
  我想,我是位苦情女子,只是少了颗镶嵌眼角的泪痣和紧握手心的朱砂痣,我能体会到备受相思煎熬的痛苦。或许,正如春所说,这样一段情,因为相隔遥远,所以思念也多,付出的自然也会增多。能做到的,也只有,两情久长,不岂朝暮。
 
  喜欢看书,起初并没有什么目的,有时只是因为无聊而想看看文字以作慰藉,或者借着那些意境,舒缓下心灵的压力。后来才发现,和文字对话,可以做到与世无争,脱离世俗去享受另一种世界里的快乐。原来,有些书里的一言一字,一段一句,情意也很重,相思味更浓。
 
  回归相思,在安意如笔下,《华山畿》里的那位男子相思成疾,随之缠绵病死,试问当今有多少男子会如此衷情,倒是女子相思催泪为多。听说世上情花万种,有一种叫做生死相随,你以命殉我,我便以命还你。以此,《华山畿》那位女子歌曰:“君既为侬死,独或为谁施?”他们正是超脱了这样一种因缘,感动了上天,不然又何有“欢若见怜时,棺木为侬开”?
 
  如此忠贞的爱情,痴情男女的相遇相知,最终于棺木内相守。这场相爱,合乎不像是两人之间的禅机么,没有预料的开始,没有准确的结束,缘生缘灭,一念之间。还好,上帝知道,美好的东西都是用巨创换来的,于是,他,笑了。
 
  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 
  “奈何许!天下人何限,慊慊只为汝。”此言解钟情,汝为重,情深亦懂;
 
  “夜相思,风吹窗帘动,言是所欢来。”此言意相思,风雨知情,汝却不知,情何以堪;
 
  “啼着曙,泪落枕将浮,身沉被流去。”此言话挚情,是以泪流成河,只为汝离开。
 
  这本书,我读出的一把辛酸之意,一页页翻开覆去,又是一个故事,原来,故事可以有形有像,爱情却无形无像,是哀感、是愉悦,懂我者,感到慰藉。其实它,叙述更多的还是古代故事,并非独有爱情,也许,对于我这样的女子而言,唯有爱情才有怜悯之处。



力成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