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

永恒

发布日期:20-07-10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优美散文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力成文学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永恒

  长江边,采石矶,有李白的墓。后世诗人凭吊李白墓后,留下无数诗篇。我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是白居易的一首:“采石江边李白坟,绕田无限草连云。可怜荒冢穷泉骨,曾有惊天动地文。”
 
  白居易和李白生活的年代相隔不远,凭吊景仰的先人,有些伤感。也许,当年的李白墓,野草丛生,一派荒凉,白居易睹物生情,为李白鸣不平。他见过长安城外那些豪华的帝王陵寝,和简朴荒凉的诗人墓地,有天壤之别。当时皇家搜刮到的民脂民膏,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建造皇陵,世人习以为常。我相信,白居易心里还有一层意思,没有说出口,尽管面前的诗人墓地只是一个荒冢,但人人都记得才华横溢的李太白,记得他的那些美妙诗篇。诗人的墓地是否豪华,是否能保存千古,其实没有什么关系。关键,是“曾有惊天动地文”,诗人的生命,不在坟墓中,而在他创造的美妙文字中,他的诗活着,在被人吟咏传诵,他的生命就在延续。这样的永恒,比刻在石碑上的文字,生命力不知要强大多少。这样的情形,李白曾用两句诗形象深刻地表达过:
 
  屈平词赋悬日月,楚王台榭空山丘。
 
  屈原生前为了获得楚王的信任,为了说服楚王采纳他“美政”的主张,忍辱负重,不屈不挠,不惜奉献自己的生命。而楚王生前高居宫堂,俯瞰众生,掌握着所有臣民的生杀大权,三闾大夫屈原,在他眼里不过是棋盘上一个可有可无的卒子,屈原的声音,也只是风过耳,不管是他的谏告,还是他的辞赋。然而千年之后,谁还记得楚王?屈原的诗,却一代又一代地传下来,成为中国人智慧、情操和想象力的结晶。
 
  白居易凭吊李白的那首诗中,用了“可怜”两字,我以为大可不必。可怜的不是李白,而是和李白同时代的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权贵们。后人陶醉在李白的诗篇中时,谁也不会去想念那些早已在地下化为泥土的昔日王公。
 
  又想起了莎士比亚的诗句,和李白有异曲同工之妙:
 
  没有云石或王公们金的墓碑,
 
  能够和我这些强劲的诗比寿;
 
  你将永远闪耀于这些诗篇里,
 
  远胜过那被时光涂脏的石头。



上一篇:江畔独步寻花记

下一篇:松风

本文标题:永恒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easm.cn/youmeisanwen/3846.html

力成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