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

春在溪头荠菜花

发布日期:20-07-10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优美散文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力成文学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春在溪头荠菜花

  满眼不堪三月喜,举头已觉千山绿。
 
  这是辛弃疾《满江红》中的两句诗,把春三月的气象写得气韵十足。举头满眼春色,千峰万岭皆绿。以这样阔大的气势表现春色,体现了这位豪放派诗人的风格。不过,我更喜欢他另一阕写春光的《鹧鸪天》:“陌上柔桑破嫩芽,东邻蚕种已生些。平冈细草鸣黄犊,斜日寒林点暮鸦。 山远近,路横斜,青旗沽酒有人家,城中桃李愁风雨,春在溪头荠菜花。”
 
  这是一幅描绘春景的工笔画,有远景,有近景,有天籁声色,也有人间烟火。最让人读而难忘的,是最末一句:“春在溪头荠菜花。”春天的脚步,就落在溪边那些不起眼的小小荠菜花上。在乡间,我见过河畔路边的荠菜花,那是米粒大小的白色野花,星星点点,可亲可近,它们在使我感受春色降临的同时,很自然地想起辛弃疾的这句诗。古人写春天的诗词中,“春到溪头荠菜花”是最动人的诗句之一,如此朴素平淡,却道出了春天铺天盖地而来的魅力。
 
  韩愈的《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》,和辛弃疾的荠菜花有异曲同工之妙。韩愈诗中写的是春天的小草: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。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”此诗中,最妙一句,是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,春雨中,绿草悄然萌发细芽,远看一片青翠,近处却看不真切,若有似无,撩人遐想。韩愈认为,这样的乡野草色,远胜过京城烟柳。
 
  古人咏春,注重自然细节的变化,辛弃疾的荠菜花,韩愈的草色,都是成功的范例。春风中,天地间万物复苏,到处是生命的歌唱,在古老的《诗经》中,已能听到诗人在春色中抒情:“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”,春日来临时,花木葳蕤,百鸟鸣唱,一派生机盎然。宋人姜夔游春,被麦田中的绿色陶醉:“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”唐人李山甫咏春景,也写得有趣:“有时三点两点雨,到处十枝五枝花”,这是清明时节的风景。朱熹的《春日》中有名句:“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”,那是春深似海的景象了。
 
  李贺也曾被春天的美景陶醉,他那首题为《南园》的七绝写得优美细腻:“春水初生乳燕飞,黄蜂小尾扑花归。窗含远色通书幌,鱼拥香钩近石矶。”诗中写到春水、乳燕、蜜蜂、花、鱼,意象缤纷,春意灵动。
 
  古人的咏春诗中,有不少写人和自然的交融,这又是另一番情韵。杜牧的《江南春》,可谓妇孺皆知: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。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这首诗中,自然美色和人间风景在春日烟雨中融为一体,犹如一幅彩墨长卷。清人高鼎的《村居》,也是写春景,却是另一种风格的风情画: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青绿山水中,孩童在柳烟中奔跑,风筝在蓝天上飘飞,春天把生机和欢乐带到了人间。



上一篇:松风

下一篇:昆明的雨

本文标题:春在溪头荠菜花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easm.cn/youmeisanwen/3848.html

力成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