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

榴梿飘香的季节

发布日期:20-07-11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优美散文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力成文学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榴梿飘香的季节

  榴梿,是热带一种非常奇特的水果。
 
  它的奇特,不在于它的形、它的色、它的味。
 
  说它奇特,是因为一般人对榴梿有着两种极端的情感,不是极爱,便是极恨。本地人对它多半是爱的;恨它而又怕它的,多是外地人。
 
  榴梿浑身上下长满了扎人的尖刺,它像足了性格泼辣的妇女,只看一眼,便不想去动它,偏它又散发出一种浓烈已极的香味来引诱你,呼唤你,于是,你会不由自主地向它走近、走近。撬开它,躺在坚实果壳里的,是带核的果肉。果肉通常分为纯白与橙黄两种色泽。纯白的极甜,甜中却又带着些许若有若无的苦味,好像是该斩而又斩不断的情丝;橙黄的呢,极香,香味如蛇,绕喉而下,整个人,都被这一股香熏得有点恍恍惚惚的。像这样复杂的感受,是我们品尝其他的水果所绝对没有的!
 
  然而,尽管国人对它如痴如醉,外地来客,一听到“榴梿”这两个字,便皱眉不已;闻到它时,退避三舍;硬逼他吃,他宁死不从!我一位英国籍的朋友就毫不客气地对我说,榴梿的气味使她联想起爬满蛆虫的垃圾,也有些人说它味如粪便、味如腐烂的鼠尸,总之,无一好评。有些外地来客也会抱着“从容就义”的心态去尝尝,尝了以后,通常会有两种反应:一种会飞快地奔向厕所,呕吐不已;另一种呢,则会以极包容的口气说道:“噫,味道很怪!”前者这一辈子大概不会再试第二次,然而,后者呢,若有机会,或会重试,也许,多试几次以后,他便会渐渐地喜欢上它了。他日回国,他一定不会忘记以炫耀的口气对自己的亲戚朋友说道:“瞧,我敢吃榴梿哪!”实际上,异乡客敢吃、爱吃榴梿,的的确确是一桩值得炫耀的事儿,因为在南洋所流行的一句话是:“你若能吃榴梿,便能在这儿落地生根。”
 
  榴梿是有季节性的,每年的年中与年尾,便是它上市的时候。在新加坡,有一个发售榴梿的大市集,位于芽笼区。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广场,卖榴梿的。在广场上搭起了临时的木架,木架上,榴梿堆得好像山一样高,榴梿那勾人心魂的异香,这里那里蹿满了整个广场。人气、汗气,讨价声、还价声,也充斥于每一个角落内。
 
  选购榴梿,是一门不易掌握的“学问”。根据此中行家指出,选上好榴梿,要诀有二:一是嗅,二是听。把榴梿捧在手里,将鼻子凑近榴梿,闭上眼睛,全神贯注地嗅,如果有一缕强烈的香味好像出弦弓箭一样射入鼻腔内,那么,这榴梿的果肉,必然令人满意。有些榴梿,味道虽好,但是,核很大,果肉极薄,不耐咀嚼,亦不能算是上品。所以,嗅了以后,还要听。将香喷喷的榴梿高举至耳朵旁,以手用力摇一摇,如果有细微的声响发出来,表示肉厚核薄,上品也。如果声响太大,便明明白白地告诉你,这榴梿,核极大,不中吃。倘若嗅时无香而摇时又无声,那么,这榴梿,多半是半生不熟的,千万别买。知易行难,这两个秘诀听起来好似很容易,然而要在香味弥漫的市场里嗅出个别榴梿的味儿,要在闹声喧天的市集里静听个别榴梿的响声,真是谈何容易呀!
 
  我是在马来西亚第一次看到榴梿园的,一踏进那儿,便好似走进了一个布满地雷的前线区。唯一不同的是,前线区的危险来自地底下,而榴梿园的危险却是来自头顶上。
 
  榴梿树最大的特色是:它会在熟透时自动掉落。如果有人企图爬到树上去摘,摘下来的榴梿,像单方面的爱情,生涩无味。鉴于此,榴梿未成熟时,纵然满园结实累累,也不会有人动它们的歪念头。榴梿一飘香,榴梿园主便开始紧张了,他会请工人彻夜守着园子。熟透了的榴梿,好像羽毛丰满了的小鸟一样,一个个快活无比地向细细的枝丫道别,“噗噗噗”地自高空飞降而下,每一声“噗”都代表了金钱入袋的声音,听得园主眉开眼笑。
 
  我认识一个卖榴梿的,他每天向园主买下六十粒榴梿,放在竹篓里,摆在路边卖。由于每天来往车辆很多,他的榴梿,一下子就卖光了,他把钱收好,施施然地回家睡觉去了。有一次,我忍不住问他:
 
  “你的生意不错,为什么你不多拿一点来卖呢?”
 
  他想也不想,便答:
 
  “赚一日,用一日,够便好。”
 
  这朋友,读书不多,居然懂得“知足常乐”的人生道理!不过,话说回来,一个社会,如果人人都如此“知足常乐”,也许就会成为进步的绊脚石了!
 
  现在,榴梿飘香的季节刚刚过去了,它的缕缕余香,还恋恋不舍地飘浮在空气里。
 
  人们嗜食榴梿而用去了一部分积蓄,但是,无怨无悔,且还在心里盘算着:
 
  “下一回榴梿飘香时,希望能吃得更加痛快!”



上一篇:香河畔的微笑

下一篇:番薯

本文标题:榴梿飘香的季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easm.cn/youmeisanwen/3905.html

力成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