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

波兰那支断弦的琴

发布日期:20-07-11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优美散文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力成文学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波兰那支断弦的琴

  清清楚楚地记得,那天下午,她是站在格但斯克旅游促进局侧门的墙角处的。
 
  微鬈的头发,是银白色的。脑勺子处用黑色的薄纱巧妙地梳了一个小花髻,髻上缀以细花。滑亮的白绸上衣,不经意地闪着华丽的亮泽;鲜红的窄裙,剪裁合宜;黑色的丝袜、矮跟的鞋,是刻意追求潮流的明证。
 
  尽管装扮是这样的“年轻”,然而,那脸,却不是年轻的。脸上一道一道轻轻浅浅而又明明显显的皱纹,还有,那历尽沧桑的眼神,都难以掩饰地泄露了她的年龄。青春已离她远去,可是,她却可怜兮兮地企图抓住青春虚幻的尾巴。
 
  我和日胜经过她身旁而想迈入旅游促进局的大门时,这妇人突然伸手扯住了我,用生硬的英语说道:
 
  “睡觉?”
 
  我吓了一大跳,赶快甩掉了她的手。
 
  妇人不气馁,依然艰涩地用有限的英语词汇来表达心中的意愿:
 
  “你们,睡觉的地方?我家有。”
 
  啊,我总算明白她的意思了。她是波兰寻常百姓,想出租房间给游客以赚取外快。问她房租多少,她说:
 
  “一个人,四万兹罗提;两个人,八万。”
 
  我默默地算了算,八万兹罗提,折合新加坡币才十六元,实在便宜得不像话!
 
  一谈即合,立刻随着她去搭乘公共汽车。大件的行李全都寄放在火车站了,手上只提了一个轻便的旅行袋,因此,毫无困难地便挤上了公共汽车。
 
  只过了三个车站,便下车了。
 
  眼前,是一条长长的泥路。傍晚温热的阳光落了下来,连拖在地上的影子也显得疲乏无力。泥路的尽头,是一幢破落的公寓,高仅四层,不但色漆剥落,而且,墙灰大块大块地掉落,里面的红砖,猥琐地露了出来。公寓前有一大片空地,小孩快乐地踢球,野狗快活地乱窜,扬起满天满地的沙尘。脏而乱,但是,它让人切切实实地感觉生活的脉搏在跃动着。
 
  妇人住在三楼。
 
  尽管门外的世界污秽破旧,可是,门内却是“另有乾坤”的。
 
  布置雅丽,纤尘不染。
 
  面积不大,长方形的厅、小小的卧房、窄窄的冲凉房,还有,玲珑的厨房,就是屋子的全部“内容”了。
 
  这里那里随意地摆放着的盆栽,恣意吐放出袭人的绿意。
 
  靠墙处的矮柜上,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闪闪发亮的水晶器皿,还有两张放得很大很大的照片
 
  一男一女,男的英气勃勃,女的妩媚漂亮。
 
  见我盯着照片瞧,妇人以自豪的语气说道:
 
  “我和我丈夫。”
 
  说毕,又指了指她丈夫的照片,做了一个睡觉的姿态
 
  我朝她虚掩的卧房看了看,她知道我误会了,立刻指了指上面,又在胸前画了个“十”字。
 
  原来是个孀居的寂寞寡妇!
 
  把轻便的旅行袋提到卧房去。房间和大厅一样,收拾得井井有条。向着房门的那道墙,挂着夫妻俩的合照。照片,是很年轻时拍的,两个人都显得神采飞扬,妇人像只依人小鸟,倚在她丈夫宽厚的胸膛上,那一份甜甜的蜜意,毫无保留地从照片里流了出来。琴瑟和鸣,余音绕梁,可是,现在,一根琴弦已戛然而断,妇人夜夜独听这“无声之曲”,能不泪湿衾枕?
 
  有趣的是妇人的冲凉房,瓶瓶罐罐全都是化妆品:收缩液、清洁液、护肤液、粉底液、粉饼、指甲油、唇膏,林林总总,应有尽有。我仔细算了算,单单唇膏,便有足足十二支不同颜色的!
 
  美人迟暮,是人世间永远的遗憾。很显然的,妇人迄今还不能接受暮年已届的事实。
 
  在冲凉房里,把两套肮脏的衣服洗了,放进塑胶盆里,拿出去到阳台晾晒。
 
  妇人尾随而来帮我忙,在两个女人忙忙碌碌地晾晒衣物的当儿,我恍惚地感觉,我与她好像是多年的旧相识。天色已暗,刚才我在火车上吃了一大个又冷又硬的火腿面包,胃囊胀胀的,加上连日奔波,精神疲累,不想再出门去了。善心的妇人,为我们泡制了浓香的波兰咖啡。
 
  三个人,坐在厅里,日胜全神贯注地阅读旅行资料,我和妇人闲聊。名义上是闲聊,实际上,是妇人在“自说自话”。最糟糕的是,她所说的话,我有大部分听不懂,因为她说的是波兰语,间或“循我要求”而插入几句发音不准的英语,不过呢,凭手势、凭关键性的词语,我也渐渐地能够为她的一生绘出一个轮廓。
 
  她的丈夫任职于外交部,经济能力不错。五十岁那一年死于猝发的心脏病。
 
  她孀居至今,已有六个年头了。三个孩子,全已长大成人。像世界上其他许许多多的家庭一样,母鸟含辛茹苦养大的雏鸟在羽翼丰满后离巢而去。垂垂老去的母鸟独留旧巢,将往日温馨的回忆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储藏在“记忆之箱”里,每天拿一块出来,慢慢地咀嚼。此刻,生活的本身,像甘蔗渣,淡然无味;可是,回忆却像是一根又一根甜美多汁的甘蔗,让她在咀嚼的同时,对生命生出了眷恋之心。
 
  最近这一两年来,为了排遣寂寞的情怀,她开始把屋子出租给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。最“辉煌”的一次“成绩”是:她“接收”了一群来自美国的年轻人,总共十三人,把整间屋子挤得密不透风。
 
  此刻,她得意地说,得意地笑,一屋子都是她的声音。
 
  夜渐深,她不累,反而越说越起劲;然而,我的眼皮子却慢慢地像加了铅块,沉重得快要撑不开来了。告退回房,睡得个天昏地暗。
 
  醒来时,大片日光已经贴到床褥上了。
 
  厅里飘来缕缕咖啡香,出来一看,妇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。美丽的小竹篮里,铺了镂空雕花的白布,里面放了长圆形的面包;米色的瓷盘上,有两条长约八寸的香肠。咖啡、牛油、果酱,整整齐齐地排列成马蹄形。
 
  面包硬如石,香肠冷若冰。
 
  日胜建议:
 
  “你自己拿香肠到厨房去煎一煎吧!”
 
  厨房里妇人独自坐着用早餐,很简单,就只有咖啡和面包而已。
 
  告诉她,我想煎香肠。她立刻便从灶底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平底锅来。锅底有一层薄薄的蜡状物,黄黄的、亮亮的。我以为锅子不干净,正想拿到水龙头底下冲洗冲洗时,妇人急急扯住了我的手肘,接过了锅子,放到炉上去,生火。锅子一热,那一层蜡状物立刻溶解了。仔细一看,嘿,原来是油哪!想必她昨夜主炊时,锅里有剩余的油,不舍得洗,任由它残留在锅上。我用这“残油”,把切成薄片的香肠煎得香香的,美美地饱餐一顿。
 
  然后,出门去了。
 
  格但斯克是波兰北部的古老大城,临海而建,被誉为波罗的海最美丽的港都。城里的建筑,在战争时期被摧毁殆尽;战后,按照旧的蓝图,重新建造。
 
  走在石板路上,随意浏览古色古香的石砌房子,恍若置身于中古世纪。
 
  我们把一整天的节目排得满满的。早上乘船泛游波罗的海,赤足漫步于闻名遐迩的苏波海滩;中午逛游旧街市,参观了好些教堂和古城墙;下午去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地Westerplatte,也看了当年波兰工人发动罢工以废除军法统治的据点;晚上呢,我们享受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波兰民族舞蹈
 
  回返妇人的家时,已近子夜。长长的泥路没有街灯,朦朦胧胧的月光,把我们的影子模模糊糊地映在地上,气氛显得有点阴森诡谲。
 
  妇人倚门苦盼游人归,见到我们,一脸都是释然的笑意,把我们让进来,絮絮地说着一串又一串的波兰话。在这一刹那间,我好似进入了时光隧道里,时间的列车,把我载返旧日的岁月中,此刻,我是个迟归的少女,俯首聆听母亲的训话。
 
  妇人跟在我后头,拿拖鞋给我穿,为我开瓦斯炉烧水洗澡。洗澡时,我闻到外头飘来咖啡香,出来时,果然看到桌上端放着两杯咖啡。她坐在厅里指了指咖啡,又指了指时钟,嘱我们快点喝,快点睡。明天早晨六点半,我们便会离开这儿,搭乘火车到波兰的另一个大城波兹南去。时间太早了,我告诉她,明晨不必为我们准备早餐。
 
  入房就寝,发现昨晚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,已经熨得平平直直的,整整齐齐地用衣架挂在墙上的钉子上。
 
  我把行李收好,取出今天在市区买的五个桃子,放在桌上,准备明天送给妇人。水果在波兰是奢侈品,大大的蛋卷冰淇淋一筒也只要一角钱而已,可是,这桃子,每个的售价高达六角钱。
 
  我看着桃子上散着的那一层淡淡的红晕,不由得想起了妇人脸上的笑靥。这五个桃子,妇人应该会喜欢吧?
 
  一宿无话。
 
  次日早起,可是,妇人比我们起得更早。
 
  她给我们做了早点,每人两片面包,夹了香香的熏肉,放在塑胶袋子里给我。
 
  我把五个桃子放在桌上,然后,与她道别。
 
  她用双手圈住我的肩膀,吻我的脸颊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。她的眼睛很亮很亮,薄薄地镀了一层水光。
 
  啊,蜻蜓掠水,痕过不留。我是她生命之湖里的一只蜻蜓,很轻、很小的一只蜻蜓,飞过时,有影无痕,可是,她竟动情。我想,她在潜意识里大约是把我当成她离巢而去的孩子了吧?
 
  妇人送我们下楼,站在楼梯口,目送我们远去。我们走到泥路的尽头,偶然回首,看到一团小小的黑影,好似一具伫立不动的化石,凝在那儿……



力成文学